ae老司机菠萝蜜app最新版本

#什么是淄博#
什么是淄博?
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感受
自然对淄博有一千种理解

作为淄博人,好客君常常问自己
我能给出怎样的答案
如果一个外地人向你问起
淄博的历史传奇、人文故事
你是否能做到心中有墨、沉着应答
emmmmmm
是不是当时场面一度尴尬
不过这样的囧状
以后不会再有了
▼▼▼▼▼▼

《中国国家地理·淄博增刊》
以大地理视角审视齐地精彩山川、文化
为你展现独一无二的淄博
首印5万册,
已于9月下旬正式发行。

该杂志图文并茂,内容丰富,既有淄博特色自然风光的写真,又有淄博厚重人文历史的描绘,是借助中国国家地理品牌平台,走进淄博、了解淄博、乐游淄博的时尚指南。

全书共160页,全彩印刷,目前已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山东以及江苏、浙江等城市上市。
让它告诉你什么是淄博

这是一方文脉悠长的厚土
三千年泱泱齐风,八百载海内名都,这里曾演绎
“春秋五霸”之首、“战国七雄”之冠的繁荣。

这里的“稷下学宫”是世界上第一所官办高等学府,蹴鞠从这里踢向世界,这里孕育了“世界短篇小说之王”蒲松龄和他的《聊斋志异》,这里有中国最古老的长城——齐长城。绵绵文脉传续,悠悠遗韵流芳。

这是一方山水秀丽的净土。
鲁中山区在这里绵延百里,
奇峰怪石、飞瀑流泉,独具魅力,

溶洞群在这里合奏出美妙的山水乐章,九曲黄河在这里形成优美的最后一道湾,马踏成湖的传说,鬼谷子、孙膑、庞涓的故事,给这片好山好水增添了几许神秘,几多韵味。

这是一方流淌着泥与火的艺术热土。
从先民们“抟土制器、掘地筑窑、焚柴而陶”,
到蜚声海内外的陶瓷、琉璃,
这里的炉火千年不熄,

大国工匠,在岁月中沉淀,在时光里雕琢。当代国窑,流光溢彩。

这,就是淄博。一个“央居齐鲁、襟连海岱”的地方,一部自然和文化都极其丰厚的大书。

齐风韶乐,海岱都会。这里地处泰山与大海之间,地质构造变迁塑造了独有的景观,沧海桑田、生命演进都可在此触摸。
姜太公“因其俗,简其礼”,发展手工业和工商业,使齐国迅速崛起,终成海岱之间泱泱大国,称霸春秋,泽被华夏。

01
襟山带海:齐鲁腹心的山水家园
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

位于山地与平原交汇处的淄博,不仅有着南山北水的自然格局,也有着“东古”和“西商”的人文架构。通过地理和历史学者李小波的细致梳理,我们能看到这个襟山带海的山水家园,究竟有着怎样不同凡响的魅力。

海岱之间,自从姜太公开创齐国这一东方大国,至秦统一天下而止,国祚绵延 800年。齐国经济繁荣、国力强盛,是春秋时期是最顶尖的强国。
图片@郭绪雷
齐都临淄依盐铁之利,成为当时冶金、纺织业、制陶业、制盐业的中心,人口众多,是当时最重要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南部与鲁国边界修筑的齐长城,是中国历史上修筑长城的发端,连接起了黄河与东海,绵延千里、跌宕起伏。

临淄故城和齐长城今天依旧有遗迹存世,让后人可以去仿古凭吊,感受来自2000多年前的浩荡齐风。

齐都临淄城,是齐文化的摇篮和中心。自周初建城始,在很长时间一直保持“中华第一大城”的桂冠。

起初,姜尚开齐,不过方圆百里小国,后来竟成“膏壤二千里”“粟如丘山”的东方滨海大国。

彼时,汤汤淄水,映照临淄高城。城内楼台参差,商贾云集,又有百家争鸣、和而不同的开放与自由风尚,前后历时八百年。
图片@张成林
齐长城把黄河、泰山、大海连为一体,成为中国长城中最具特色的一道风景。

这条千里钜防,历经了战火的洗礼,阅尽了一幕幕诸侯征战、国家兴灭的沧桑变迁,以其苍凉巍峨的身躯,无声地凝聚着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丰厚的文化内涵。

02
璀璨文明光耀古今
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

从古至今,淄博这片山水呼应的土地上文明衍进、手工业发达,有着大量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在齐都临淄,产生了最早的足球运动;在博山,自古就有光华耀目的琉璃、陶瓷工艺并传承有序,炉火千年不息;民间,俚曲、鹧鸪戏等传唱了不知多少年,成为当地人心心念念的乡音乡韵。

工商业的传承到了清末民国的周庄终成华丽大戏,商贾云集,繁盛一时,同时早期工业的曙光也在这里绽放,一处处留存着时光记忆的工业遗产,与今天淄博的现代化工业交相辉映,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璀璨的印记。

千年窑口,灼灼火光。水、火、土的交融与默契,在素坯勾勒中承继延续,古老的陶历经北桃花坪、后李文化、北辛文化、大汶口文化、龙山文化、岳石文化、齐文化的历史嬗变,在烈火熔炉中完成了瓷的进化,似玉、似翠峰,与中国古老西周点化出的流动色彩——琉璃,并称为淄博“大美之器”,代代相传。

现代世界最为狂热的运动莫过于足球。追根溯源,中国古人发明并玩了 2000多年的蹴鞠,是最古老的足球,春秋战国时期的齐都临淄,是有史料可查的最早玩蹴鞠的地方。

杂志作者、文史专家马国庆从史料和文物角度出发,为我们梳理 2000多年来蹴鞠的发展脉络,更从蹴鞠出发,审视民族精神文化的流变。

在主流的历史和文化之外,淄博民间也有着丰富多彩的历史记忆,它们以音乐、以传说、以戏曲、以工艺等为载体,口传心授。在自由地“书写”、“涂改”、再创造的过程中,它们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,用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,向子孙后代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说起丝绸之路,你会想起大漠驼铃,也会知道丝绸来自于江南、四川,可你未必知道,山东半岛中部的淄博周村,从商代时期起便种桑养蚕,是重要的丝绸纺织中心。

同时,这个自明清以来商业就非常繁盛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更是在 1904 年开埠以后的百年间,演绎出无数令人叹服的商业传奇、造就了一座古商城的繁华时代。

淄博,是近代中国工业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,今天仍是国内重要的现代工业城市,拥有着从矿产、陶瓷、丝绸到化工、新材料等诸多门类的工业。一座座齐整、高大的工厂,是真实而生动的时代记忆。

如今,时光中留存下来的工业遗迹,随着大众审美情趣的转变,也唤起了人们的关注,并纷纷以新鲜的面貌出现,本文作者带我们探寻这种变革与活力。

03
文脉绵延江河万古
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

在中国文化思想史上,如果春秋时代的姜齐留给后世最大的遗产是管仲的治国思想,那么战国时代的田齐莫过于稷下学宫。

这里是当时中国文化思想自由的中心、天下贤士云集,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,儒、道、法、名、兵、农、阴阳等各家各派皆曾在此一展才华。

由此以降,这片土地上文脉绵延不绝,齐文化所具有的旷达务实的精神、包容自由的品格流传千年。孝妇河南北贯穿淄博大地,人文精神随着河水滋养着一代代贤人雅士,短篇小说之王蒲松龄的鬼神笑骂皆文章、一代诗宗王士祯的词赋风流和官场清明至今传颂。文脉绵延,是为江河万古、精神永恒。

齐文化的源远流长,作为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,齐文化以周文化为基础,融合了东夷文化的自由旷达和海洋文明开放务实的气度。

它以潺潺细流汇入正风正雅,从审美、艺术到思想、政治,无不对中华文化产生影响和突破,最终水流涣涣、奔腾勃发,成为中华文化的大支脉。

“爱情”是文学艺术创作中永恒的母题。从《诗经》到汉乐府民歌,从唐传奇到元戏曲,“爱情”在其中一唱三叹,百转千回。

作为《聊斋志异》中最重要、最迷人的题材,蒲松龄在讲述人鬼狐之间死生与共的爱情故事的同时,更充溢着对现实的针砭,对理想自我的确证。

一代诗宗王士祯从孝妇河畔走出,历经明清易代,一出生便带着鲜明的时代烙印。

他自幼嗜诗,终身不废吟咏,以不逊于前人之才情承明代遗民文学之衣钵,启清初文坛之诗教,一生文名大于官声。

“神韵”说、山水、政治,是他身上褪不去的标签,官场的公明廉洁和文坛的风流欲绝,成就了清初世人口中传颂的一段佳话。

04
悠游山水人间有味
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▼

一方水土一方风味,淄博作为鲁菜发源地,或高堂华府的饕餮盛宴,或街头巷尾的市井小吃,无不蕴藏着浓浓的淄博味道。
大美淄川(宋维亮 摄于太河水库)

南部,山峦起伏,沂源羊儿肥美,羊汤令人叫绝,而博山更是鲁菜渊源,饮食中蕴含的礼数,如座次行酒别主宾、分长幼,这在“四四席”中表现尤为突出。
春到山寨(刘洪 摄于梦泉)

北部,河湖交错中鱼鲜可人,中部则是周村古商城商埠菜传承着商业繁华的印记。游走南北东西,看山水胜迹,品当地风味,岂不是人生乐事?
潭溪展新颜(张成林 摄于潭溪山)

“吃”作为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大事,历来为国人所重视。早在先秦时代,“吃”的意义就不止于果腹。

远山近影(董其铸 摄)

《礼记·礼运》记载“夫礼之初,始诸饮食”。食物由简至丰、进食过程从无序到礼让的背后是物质的丰裕和文明的兴起。
水乡太河(王宁宁 摄于太河镇)

丰富多样的食材、完备的宴饮礼仪、自春秋齐国以降的饮食文化成就了作为鲁中派系代表的淄博菜。赵荣光教授在《中国饮食文化史》中也明确指出,淄博博山是鲁菜的发源地。

穿越时间,从繁华古都到现代都市。连接空间,从山岭逶迤到烟水微茫。
淄博,这片位于泰山与大海之间、南北狭长的土地上,东西南北中,各有不同的韵味。

淄博的南侧,山岭起伏、溶洞遍布、长城逶迤、古村隐秘宁静;北侧,一处处湖泊、湿地、河流镶嵌在平缓大地之上,荠麦青青、水光潋滟;中部,城市群落蔓延,藏着时光往事和惊心动魄;西部是摩肩接踵的古商城,中国国家地理·淄博 6丝绸曾从这里运往遥远的西域;东部,2000多年前齐国的繁华和包容在一处处古迹之间流传。

这是一座“散装”的城,在这里游走,恰如阅读一卷精彩纷呈、恣意汪洋的大书。

精彩内容先睹为快
▽▽▽
01
第一部分

①临淄故城

②齐长城
02
第二部分

①陶琉
②蹴鞠
③非遗

④周村
⑤工业
03
第三部分

①稷下学宫
②齐文化
③蒲松龄

④王士祯
⑤淄博美食
04
第四部分

悠游
推开自然之门 昭示人文精华
读懂淄博
从这本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淄博增刊开始

来源:鲁中晨报